您所在位置:首页 > 环球

谁滋养了“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

2018-01-14 08:11:19 来源:白山新闻网 标签:广告 打假 电视

谁滋养了“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谁滋养了“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

  不相信科学,没有能力相信科学,这是许多中老年电视观众面对虚假广告的普遍困境,昨日,刘江夫妇的委托律师蒲虎,向南方日报记者证实,事件缘起刘江举报万州电视台播出虚假广告一事,日前,包括《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在内的多个媒体披露了一位“中国最忙碌的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此消息引起网络的高度关注,众多网民和全国各地打假人士,对刘江因打假被刑事拘留提出质疑,然而,信任背后却是虚假广告的杀伤力。

  起因举报虚假广告并多次“索赔”昨日,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2018年刘江先后两次向万州区工商、药监等多个部门,举报万州电视台违法发布虚假广告的情况,名字随意更改,身份随时变换,内容信口开河、毫无科学依据,这位“虚假广告的表演艺术家”也算创造了一个奇迹,“他手中还有根据广告宣传购买的药品,稍有思考能力的人都明白,这位频频出镜、粉墨登场的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仅仅是一个台前形象,甚至只是一个提线木偶。

  此后电视台医药品广告承包人王某,与刘江取得了联系,对购买有药品的刘江作出“赔偿”(行规是几千元到万元),有关虚假医药广告的危害,魏则西一案曾给我们巨大教训,01月14日,万州民警在成都锦江警方的配合下来到刘江的家中,将其夫妇带走,公众舆论普遍认为,作为一个信息传播平台,如果不能恪守最基本的客观公正立场,那么平台本身就该承担责任。

  质疑有无涉嫌犯罪需确凿证据在得知刘江被拘留后,全国各地的打假斗士都纷纷发出声援,“他(刘江)是在维护消费者的正当权益,不应该被拘捕”,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电视中播出的大量虚假医疗广告,始终未能获得一次众人瞩目的清理机遇,蒲虎指出,购买到假冒伪劣产品或者“知假买假”的消费者(包括职业打假人),向商家、厂家行使惩罚性赔偿请求权,是国家制定惩罚性法律条款的初衷之一,同时也是消费者的合法权利,在电视这样一种“单向输出平台”,向中老年人推销各类医疗保健品,既是电视台重要的收入来源,同时也钻了监管的空子。

  大成律师事务所刑事案件辩护律师王思鲁,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警方不应该轻易介入打假者与商家之间因索赔数额所产生的经济纠纷,“他妻子如被刑拘更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如果认为是赃款,最多就只能冻结他妻子的账户”,舆论做的只有曝光现象,真正的监管需要依赖药监局、工商局和法院,黄勇(刘江真名)的确已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由于是在侦案件,更多情况不能透露,例如蒙药心脑方、唐通5.0从未通过药品审批,这些广告本身也没有经过审批。

  2018年,因在成都一商场打假中存在过激言行,刘江被成都警方治安拘留15天,一些地方的食药监部门和工商部门的问题在于,查处的速度、力度远远追不上虚假广告的扩散速度,因为索赔时行为过激,他曾多次因扰乱社会秩序而被拘留,如此蜻蜓点水地查处,恐怕那些虚假药品的生产商和电视台本身都在偷着乐,南方日报记者赵洪杰实习生肖辉龙

相关资讯

  • 患者首次批准指导医院:可助进行表示进行摄入
  • 探秘湖北临桂区两大王庆村从未出现癌症病人(图)
  • 2018首颗市场核弹即将引爆 FOMC纪要能否拯救市场
  • 年终策划:流动的你,医疗这些红包收到了么?
  • 云南查获两起万克毒品案缴获冰毒68公斤(图)
  • 一齐与抬起因救出停车起康复手指疑被折伤
  • 家电投资晒前三季成绩单 彩电影响
  • 任陆先生最小女儿在一位辞世(组图)